段玉明教授表示:「也許將來,佛光山道場建築可以引領中國寺院道場,成為第四期寺院形制,就稱為『人間佛教式寺院』。」段玉明教授表示:「也許將來,佛光山道場建築可以引領中國寺院道場,成為第四期寺院形制,就稱為『人間佛教式寺院』。」

段玉明談佛光山道場 引領寺院建設

四川大學佛教與社會研究所段玉明教授12月16日接受採訪,談及宗教道場建設有很深的宗教寓意,藉由空間賦予宗教所需要的神聖特質,除了站在建築的立場,站在宗教的立場同樣重要。 段玉明說明,受到印度古寺的影響,中國早期寺院多以佛塔為其中心,學界稱為「塔院」。因佛塔在印度是埋藏佛舍利的建築,象徵佛的存在。而這種寺院形制與小乘佛教一佛獨尊的觀念吻合。因此,中國早期寺院保持「一塔獨尊」的形制,以求與印度寺院建立一種神聖的聯繫,這就是第一期寺院的形制。 隋唐以後,樓塔式寺院形制與宅園式寺院形制逐漸合流,供奉佛像的佛殿轉而成為寺院的主體,佛塔儘管仍是寺院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已從寺院中心退居次要,部分寺院甚至開始在寺旁建塔,另成塔院。為區別於早期以塔為中心的塔院,學界將之稱為「樓閣式寺院」,也是第二期寺院形制。 漢代以後的寺院建築,一般都將主要建築擺在南北中軸線上,附屬設施安在東西兩側。規模較大的寺院,法堂、藏經樓前兩側,往往還有配殿,多為四菩薩的殿堂。其他尚有寢堂(僧房)、齋堂(食堂)、客堂、茶堂、大寮(廚房)等等,學界將此形制稱為「叢林式寺院」,也就是第三期的形制。 段玉明指出,如果說前二期寺院形制,意在營造崇高,第三期寺院形制則主要是在營造莊嚴,其空間展開是平面的,借此形成「三寶」象徵模式。但無論是營造崇高還是莊嚴,目的都是要讓寺院成為有意義的建築組合,增強寺院的異質、特性,借此催生信眾的敬信。 「也許將來,佛光山道場建築可以引領中國寺院道場,成為第四期寺院形制,就稱為『人間佛教式寺院』。」段玉明強調,大多數寺院道場維持傳統建築模式,而佛陀紀念館、藏經樓及佛光山也是「三寶」的象徵佈局,分別代表佛、法、僧三寶,但較之於傳統的叢林式寺院,其空間展開不是縱向式的,而是橫向式的。這樣橫向式佈局,讓佛、法、僧「三寶」可以同時面對信眾,既可以由「佛」到「法」到「僧」,也可以由「僧」到「法」到「佛」,「三寶」與信眾隨機隨緣,沒有固定模式。而直接親近「三寶」中的任何一寶都能進入佛門,這也是人間佛教的核心主張之一。「透過建築語言,就能說法」。

最新新聞
  • 第五屆人間佛教座談會12月17日聯合座談暨閉幕式,人間佛教研究院首任院長星雲大師再度前往會場,表達重視與祝福。

    2017人間佛教座談會圓滿 成果豐碩具「三高」

    第五屆人間佛教座談會12月17日在佛光山雲居樓6樓舉行聯合座談暨閉幕式,人間佛教研究院首任院長星雲大師再度前往會場,表達重視與祝福。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會議,大師共4次蒞臨勉勵,並表達「希望大家多多往來」,反映出大師對人間佛教學術研究的高度重視,也呈現出此次座談會的「高水準、高品質與高規格」。 上海大學文學院教授程恭讓表示,人間佛教座談會每屆都有各自特色且不斷提升,希望未來將不只舉辦五屆、五十屆,而是「恆河沙屆」。 以「人間佛教與當代社會」為主題的此次座談會,匯集全世界22所學校的35位學者與媒體主管,在12月15、16日的兩天密集行程中,共舉辦4場基調講演、6場座談會、27人進行專題發表,期間並參訪佛光山、藏經樓及佛陀紀念館。 聯合座談暨閉幕式由程恭讓教授及人間佛教研究院院長妙凡法師主持,佛州大西洋大學歷史系教授郝樂為、華東師範大學社會發展學院教授李向平、四川大學南亞研究所教授邱永輝、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孫亦平、四川大學佛教與社會研究所所長段玉明、中國人民大學佛教與宗教學理論研究所教授溫金玉、香港中文大學人間佛教研究中心教授陳劍鍠、西北大學佛教研究所教授李利安,分別就此次座談會發表感想、觀察及建議。 程恭讓幽默指出,2天的會議過程如同唯識所說的「資糧位」,綜合座談是「加行位」,閉幕式是「見道位」,圓滿賦歸後則是「修道位」。 對於座談會主題之一的《星雲大師全集》,與會學者均表示高度讚揚,「365冊的《全集》是現代大藏經,對無暇也無能力深入原典的現代人,非常有幫助」、「全面綜合並展示何謂人間佛教」、「可補助大陸研究佛學資料不全的問題,對人間佛教發展的理論與實踐提供具體指南」、「《全集》中許多第一手珍貴的書信資料,可能影響當代中國及台灣佛教史」。與會學者最關心《全集》何時能出版英文版乃至電子版,幫助學者、學子與社會人士在研究、閱讀過程中,更快速地找到相關資料。 孫亦平提出「討論具有學術性、成員參與認真、論文探討深入、角度豐富多元、氣氛祥和」等5項特色;李利安指出「佛教正面對2000年未有的大變化,人間佛教的弘揚是在創造歷史,因此這一代的學者有責任記錄並加以研究,讓後人避免彎路,對人類未來做出貢獻。」 此次座談會,大師共4次蒞臨勉勵,並表達「希望大家多多往來」。與會學者深刻感受到大師的真誠與高尚僧格。段玉明說,他觀察「大師對學術的重視一向一以貫之,佛光山的影響能跨越僧信二眾,能從台灣、大陸弘揚到全世界,都是因為大師的『平等』心。」 溫金玉表示,他是追「星」族,自1989年起,開始追隨星雲大師,只要大師到大陸,他一定排除萬難參與。專研佛教戒律與制度的他,學術生涯深受大師影響,他曾參與佛光山《中國佛教經典寶藏精選白話版─四分律》及《中國佛教高僧全集─讀體見月大師傳:律宗千華派二祖》2本書的撰寫,他感謝大師讓他體認到自己的學術使命。 許多學者是多年後再度蒞臨佛光山,在參訪佛光山、藏經樓、佛陀紀念館乃至各地別分院的過程中,硬體的現代化建設,讓他們讚嘆不已,但在佛光山硬體不斷進化改變的同時,此次行程的各種貼心安排,見證到佛光山不變的溫暖、親切、積極與祥和,「有回到家的感覺」,這就是「佛光山人間佛教的感染力」。

  • 第五屆人間佛教座談會第三場座談,12月16日分兩個場地同步展開,B場以「人間佛教的教育與社會學」為主題,在佛陀紀念館禮敬大廳得月樓舉行。

    深耕教育 建設人間佛教淨土

    現實社會是人間佛教的關懷核心,教育是建設和諧社會的手段。第五屆人間佛教座談會第三場座談,12月16日分兩個場地同步展開,B場以「人間佛教的教育與社會學」為主題,在佛陀紀念館禮敬大廳得月樓舉行。 在主持人四川大學佛教與社會研究所所長段玉明穿針引線下,四川大學南亞研究所教授邱永輝、新加坡漢傳佛學院學術副校長王晴薇、菲律賓光明大學中文副教授范翎、人間佛教研究發展處主任蕭白芳、南華大學生死學系專任教授慧開法師,分別就教育和社會面向,暢談人間佛教如何透過教育,為現世帶來幸福安樂,並獲得善終。與會者輕鬆暢談,盡情交流,氣氛熱絡。 人間佛教回傳印度 佛光山開路先鋒 主攻印度教的邱永輝,分享她經過3年實地調研,完成《人間佛教回傳印度研究》新著的心路歷程。經由實地考察、比較中國化佛教和印度教,她認為,人間佛教想回傳佛教發源地印度,必須和印度教展開對話,透過服務、文教、合作弘法,讓人間佛教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宗教。 邱永輝指出,星雲大師帶領的僧團,在人間佛教回傳印度的推展上,已領先其他佛教團體,跨出一大步;在「一帶一路」喊得震天價響的時刻,人間佛教在促進中印民心互通、中華文化走向世界的行動上,遙遙領先。所以新作中,她特別為在印度弘法的12位佛光山法師作傳,希望為人間佛教回傳印度的艱困歷史,留下珍貴的第一手資料。 她表示,曾在加爾各答植物園看見一株獨樹成林、枝葉蔓延4英畝的古老榕樹,讓她聯想起佛教這棵菩提樹在印度和中國之間的變幻,就如根幹生枝葉、枝葉變根幹、根幹又生枝葉的過程,人間佛教若能回傳印度,既讓佛教根幹更扎實,也使佛教枝葉更茂密。這也促使她啟動《人間佛教回傳印度研究》。 佛法價值普世化 佛教國際化關鍵 王晴薇分享〈六波羅蜜佛教教育在英語世界的實踐與推廣〉,說明她如何在快步調的新加坡,將「六波羅蜜」作為佛教在現代世界利益眾生的思想基礎,設計深入淺出的英語佛學課程,為新加坡社會創造福祉。 她赴美留學時,學英語面臨嚴重挫敗,後來透過拜觀音、打禪七,順利走出困境,於是發願投入各種禪法的比較研究,為漢傳佛教架構完整的「禪修地圖」。她意外發現,《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的禪修體系,是和南傳佛教對話的最佳法門。 段玉明讚許王晴薇的研究具開創性,因為佛教想國際化,必須讓佛法的價值合乎普世經驗,成為普世價值,這套課程設計是很有意義的嘗試。 結合中華文化 人間佛教菲律賓扎根 范翎、蕭白芳聯合發表〈文化為橋─淺談菲律賓光明大學人間佛教生命教育〉,説明由星雲大師創辦的光明大學,如何在天主教國度菲律賓,以中華文化為載體,傳播人間佛教,創造用教育翻轉弱勢生命的奇蹟。 「在天主教國家推展人間佛教,並非易事。」范翎表示,光明大學為家貧績優的學生打造接受高等教育管道,試圖透過以人間佛教為核心理念的生命教育課程,讓學生建立正向價值觀,打破貧窮魔咒。從感恩、守時、勤奮、節儉著手,嚴格的紀律和簡單的生活,讓學生的心地變得清淨、專注、敏銳和安定,更進一步影響家人和社區。 范翎說,重視親情和家庭關係,是中、菲文化共同點,因此生命教育刻意從孝道和家庭觀念入手,學生果然覺得親切,容易起共鳴。分享這些成功經驗,希望為解決當代青年問題提供新思路。 念佛往生 生死兩相安 長期關注生死議題、臨終關懷的慧開法師,認為當前引起社會高度討論的「安樂死」,本質上等同於「自我謀殺」、「執行死刑」;他認為,想「生死兩相安」,佛教的「求往生」是比較高明的做法。 在〈從人間佛教生死達觀析論安樂死之不當〉議題中,慧開法師引用研究報告指出,比利時自安樂死合法化以來,執行安樂死的案例氾濫成災,原本為末期病患求善終的安樂死廣遭濫用,已在該國引發極大爭議。 慧開法師表示,死亡原是生命機制,卻被當疾病處理,是當今醫療最大問題。從佛法教度來看,完美善終,是拒絕無效醫療,讓臨終者精進念佛,維持體力和意識清醒,和阿彌陀佛On Line,肉身才能順利「關機」,安詳往生。 慧開法師的分享,引發學者熱烈討論。專研淨土思想的香港中文大學人間佛教研究中心主任陳劍鍠,自願為慧開法師的理論「背書」,他說,彌陀法門主張精進念佛,臨終者若能念佛不斷,「一心不亂」,斷氣那一刻能保有平穩安詳的心,順利善終。

  • 「人間佛教的共識與開放」議程,與談學者從多元面向觀察人間佛教,將其觀點與大眾分享。

    人間佛教座談會 多面向談人間佛教的共識與開放

    2017人間佛教座談會12月16日第二場座談會「人間佛教的共識與開放」,由上海大學文學院教授程恭讓、西北大學玄奘研究院院長李利安、四川大學佛教與社會研究所所長段玉明、華東師範大學社會發展學院教授李向平,分別從經典、佛光山海外道場的考察、建築和社會學等層面,展開對人間佛教的論述。 善巧方便 般若智慧 程恭讓以〈佛陀教法思想之根本宗旨是現法樂、後世樂、究竟樂之辨證統一〉為題,說明善巧方便應是佛菩薩說法和詮釋經典的依據,善巧方便是般若的智慧,但他認為在佛教思想史裡,總是重般若、輕方便,因此透過經典的梳理,討論善巧方便的思想原理。 程教授以《雜阿含經》為依據,探討《雜阿含經》展現佛陀教法的宗旨,闡述佛陀說法考量到眾生的根性,無論從現法樂、後世樂或是究竟樂,佛陀的說法都是圓滿的,說明佛陀的教法是辯證的,沒有偏向哪一邊。他進一步說,究竟樂如果脫離現世樂,這種「樂」是抽象的,從經典論證星雲大師的《人間佛教佛陀本懷》的觀點更是正確無疑,從星雲大師的身上,可看到般若、方便不二的特點。 人間佛教在地化 佛光山想到了 李利安闡述〈澳洲人間佛教的輝煌成就〉,敘述前往澳洲考察佛光山道場的經驗,以及人間佛教西行到西方思想為主的社會,對於思想、制度、精神、道場和信徒結構的變化印象深刻。他指出,海外華人的需求,「佛光山都想到了!」從結婚、生子到所有節日的話題,佛光山都面面俱到,人間佛教在當地展現活潑、充滿感染力的氣息,而英文的法會,還有業力、因果和緣起的理論,皆吸引西方人士的關注和共鳴。 提到人才培養的成就,李利安指出,異域弘法,首當其衝的就是語言,然而佛光山以勇氣和智慧打破隔閡,澳洲人間佛教的發展有幾個特點,跨越寺院圍牆走向社會,突破固有理論走向現代文化,還有不拘泥法會,發展出多元活潑的活動,與現代的、通俗的、現實的人生接軌,李利安說,人間佛教「佛說的、人要的、淨化的、善美的」,在澳洲得到完整的體現。 佛光山建築 世代新啟示 段玉明在〈人間佛教的空間展開─以佛光山建設為例〉一文中,探討從寺院道場的建築分期,到佛光山的建築意義。段教授說,佛光山建築象徵著三寶,但它不是傳統的中軸線、幾進幾入的布局,在布局上是橫向的展開,所以佛法僧可以同時切入。 以「佛陀紀念館」的命名為例,其中的「紀念」,表示這個人曾存活在這世上,所以需要「紀念」,說明佛陀是一個人,此即人間佛教的基本精神,也是它和傳統截然不同的建築表述。在佛光山或佛館等處,有很多人間性的建築穿插其中,佛光山的道場建設都是為了人間佛教和未來的寺院道場,為每個世代帶來深刻的啟示。 人間佛教 最佳生活模式 李向平探討〈社會理性:人間佛教研究的新視角〉,從社會學的角度談人間佛教社會的研究,提及人間佛教基於佛陀的本懷,例如三好運動獲得大眾普遍的認同,而非僅止於個人的人心。 他指出,理性化是人間佛教的一種研究方法,在宗教場所的互動機制下,人間佛教已逐漸走出私人的「我的佛教自己拜」的型態,推崇佛光山提倡以共修淨化人心,和國際佛光會推動弘法的實例,提出人間佛教涵蓋了理性的生活模式、理性的教育方式、和善的交往方式、獨立人格的成長方式、自由精神實踐方式,以及平等的人間互動機制,印證人間佛教就是最佳的生活模式。 此外,此場座談會由香港中文大學人間佛教研究中心教授陳劍煌、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院長妙凡法師主持。陳劍煌說,澳洲屬於佛教的邊陲地帶,鼓勵在座學者前往澳洲,舉辦講座等相關活動,提升當地的佛學素質,為當地弘法的僧信帶來激勵的力量。妙凡法師則分享,人間佛教是生活的佛教,從中可以不斷的自覺、反省和覺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