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主題論壇於佛光山藏經樓。《星雲大師全集》主題論壇於佛光山藏經樓。

星雲大師的足跡 人間佛教的軌跡

為慶祝佛光山開山50週年圓滿,5月16日於佛光山藏經樓主殿舉行《星雲大師全集》主題論壇,由人間佛教研究院學術委員、文學博士暨佛光山長老依空法師主持,邀請遠見天下事業群創辦人高希均教授、西北大學教授李利安、孫文學校校長暨台大教授張亞中、國際佛光會檀教師鄭石岩教授及《星雲大師全集》主編蔡孟樺女士等人與談,從不同領域,闡述此書的特色及對當代佛教或社會的影響,見證大師的智慧與貢獻。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盧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依空法師表示,對大師出版的全集這套書,以蘇東坡的這首詩,邀請五位專家從側面和横面,詮釋星雲大師的盧山真面目。 「星雲大師是百年人物與民族之寶!」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高希均教授表示,與大師近30年的深厚友誼,深刻感受大師的言教與身教,大師出口成章,下筆如飛,時時慈悲,知己滿天下;擁有生命力、執行力、說服力。這套365冊《星雲大師全集》可說是人間佛教的百科全書,其中有五本是講管理的,推薦給管理學的教授們傳授給學生,學習星雲大師的管理學「我不懂管理,只懂人心」的智慧。 「星雲大師全集不只是在數量上令人震撼,而且內涵中所散發的宏願,那種精神的力量是最大的。」李利安教授認為此全集的誕生,第一、從數量上來講是「巨無霸」,第二、有思想的內涵,智慧啟迪,探索未來,象徵一個新時代,第三、是整個社會上,人們需要這種思想,第四、有人才可以勝任,而佛光山有此願望,也具足了這些條件。 「5月4日那天,當我看到大師剛寫好兩個字的一筆字時,猶如回到七歲那一年,看到宏偉的大師時那種陶醉心情。」鄭石岩表示,大師書寫的那兩個字,有弟子認為是「和心」,也有人說是「初心」,他知道大師的意思,書法也是佛法,若是念成「和心」,就是大師的五和,若是念做「初心」,即如華嚴經所説,初發心菩薩,功德不可思議,而大師的全集如法雨令人啟發,獲得吉祥。 台灣大學政治學教授張亞中說,佛陀為讓眾生得悟,設置了八萬四千法門,以讓眾生放下煩惱,而星雲大師用文字設置12類、365本,宛如365個道場,每本書都是一座道場,讓眾生以他們的喜好、習慣方式親近佛教、接近佛法;大師弘法不是不立文字,而是善用文字,用畢生精力寫下了三千多萬字,每個字都是用來打動人心,觸動內心的佛緣,而這三千多萬字都是大師的化身,幫助大師在全球弘法。今日,如果佛陀有機會與大師對話,看到大師留下三千多萬字的巨著,我相信佛陀會對大師說,我等了2500年,終於等到你,你幫我化身千千萬萬,助我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長流五大洲。 「從編輯層面來看,經過大師的指示,我看到了大師的『給』,他總是問我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蔡孟樺表示,從去年三月開始,大師為了全集,創作了將近100本的書籍。大師創作時,沒有所謂的準備時間,一切都是他內心具有的內涵,如實展現生命智慧,而且要將自己一生對佛法的了解,亳無隱藏的送給全世界的人。 「我們沒有辦法做一個偉大的思想家,至少做一個傳播偉大思想的人」,大師喜歡文教也支持文教,在全集中也有藝文類,最後以朱熹的詩「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水,為有源頭活水來」鼓勵大家讀好書。

最新新聞
  • 法師向貴賓介紹《星雲大師全集》。

    星雲大師全集內容豐富 大學教授愛不釋手

    台大佛學研究中心主任趙飛鵬、佛光大學中文系主任蕭麗華5月16日為參加《星雲大師全集》出版發表會,特別延後出國開會的班機,看到佛光山藏經樓陳列的星雲大師一筆字、《星雲大師全集》套書以及從未公開的星雲大師手稿等,感動得直說不虛此行。 藏經樓展覽區特別展示大師的九個生涯規畫、書寫因緣以及一筆字、佛光大藏經,其中,大師早年在壽山佛學院指導學生製作的讀經指導《佛說信佛功德經》表解,很吸引民眾佇足觀看。工整的鋼筆字、條理分明的圖表,呈現當時大師授課前的充分準備,以及對學生的用心。 「我們學校可以收藏這套《星雲大師全集》嗎?」同行的華梵大學中文系主任林素玟和碩士班學生姜桂櫻,對內容豐富的全集感到驚嘆。《星雲大師全集》印刷編排精美,甚至設計具有巧思,為保護容易散開的摺疊本,在書中設計一個藏書盒,形成「書中有書」的特殊編排,以及「佛光山行事圖影」中,特殊設計的《百年佛緣精彩圖片集》拉頁,在在看到大師的用心,與處處為人著想的細膩。

  • 永本法師(中)。

    大師全集智慧結晶 如鑽石閃閃發亮

    《星雲大師全集》主題論壇5月16日同步於於佛光山藏經樓主殿、法寶堂登場,法寶堂場次由人間福報社社長金蜀卿主持,邀請佛光大學佛教學院院長萬金川教授、知名作家林清玄、香港中文大學人間佛教研究中心主任陳劍鍠教授、佛光大學教授闞正宗、人間福報總主筆柴松林教授、佛光山電子大藏經主任永本法師與談。 「365本要如何去看?從何角度來看人間佛教的傳承及佛陀的本懷。」永本法師表示大師「以無為有」,沒有一張畢業證書,卻擁有32個博士學位,走遍五大洲。《全集》涵蓋12大類,是人間佛教聖典,也是現代版大藏經,從文章中讀到大師心的寬廣及無私無我。永本法師強調,《全集》真正編撰時間只有4個月,海內外參與編輯的僧信四眾,當時共同發願:編輯完成時,大師能恢復健康。永本法師又說,對照大師的來時路可以讀日記,要了解佛光山,可以讀佛光山行事圖影。 闞正宗談到跟全集的因緣,因為做研究,台灣和大陸的學者覺得大師的書不易找齊。2年前到佛光山叢林學院授課,曾提出可否將大師的書做成全集的構想,後來還協助將分類。從歷史的角度來觀察,大師曾在1950年用佛教法器訴說佛教的問題,並提出經懺等問題,在在反應那個時代的背景。 「從文學角度來看,全集如何歸類?」萬金川教授表示,《星雲大師全集》365冊有3千萬言,龐大鉅作從語言觀點來看有特殊魅力,淺顯易懂。談到《全集》對社會面的影響,他認為能提供與眾不同的類別,讓喜歡閱讀的人各取所需。佛教在中國發揚不是只靠文字,而是多元化。人間佛教就是佛教,標榜人間佛教是佛光山鮮明旗幟。 陳劍鍠提出其中12冊「書信選」,有1千2百多封信,如果重新爬梳、閱讀,找出他的人際網絡,可能台灣或中國佛教的近代史要重寫。又引永明延壽禪師有記載每天行108件佛事、誦一部法華經、持彌陀聖號10萬聲,另外晚上還要經行。對照星雲大師人生300歲,古今兩位高僧互相輝映。 「欲為佛門龍象,先做眾生馬牛。」林清玄表示,大師用意志力活著,從著作裡讀到大師的切面,就像鑽石切割面閃閃發亮。「大師不斷創新,泉源動力來自哪裡?」大師是創造性人物,對佛光山僧信四眾皆平等對待。在寫作、思想上,也具有創造性不受限制,為佛教帶來更大創意,也影響更多人。他期許自己效法大師人生3百歲,努力有恆去做,從中學習無私無我。 柴松林表示,自己每天都閱讀大師的書,365冊持之以恆的閱讀應非難事。但現在是閱讀衰退的時代,尤其年輕人有文字疏離症候群。「天下事唯有讀書、可以怡人心智」人能成長,因為閱讀而來。各行各類的人都可讀大師的書,無論開創事業、彙集資金、製定章程、任用人才、如何管理等,各種事業都可以跟大師學習。

  • 此次在《星雲大師全集》發布會上,贈授榮譽社會科學博士學位予星雲大師的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也在「話說佛光山」上,暢談與星雲大師的因緣。

    頒贈星雲大師榮譽學位 沈祖堯談教育與分享感動

    此次在5月16日《星雲大師全集》發布會上,授予星雲大師榮譽社會科學博士學位的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不僅是位校長,還是醫生、基督徒,同時也是教育家。提及對教育的看法,沈校長指出,教育旨在培養良好性格和正確的價值觀,星雲大師從佛教的角度,教育年輕人看待生命的意義,而人間佛教在看待入世、出世兩方面的觀念則是互相契合的。 近來中小學重視品格教育,而身為學術殿堂的大學,生命與人文教育的比重又應如何拿捏?沈校長指出,人格健全的發展應從小開始,培養正確的價值觀和學習做一個好人,即使已經讀到大學,這部分仍然相當重要,如果拿到學位,卻只是為了養成賺錢的能力,沒有服務人群的心態,就是失敗的教育。 沈祖堯讚嘆出版《星雲大師全集》是件非常偉大的工程,因為它將星雲大師所有的著作彙整齊全,在此次典禮上,星雲大師出場時,看到許多人非常激動,「此時此刻,彷彿在場所有人都是他的兒女。」他說:「大師氣色也很好,場面溫馨,非常感動。」 沈祖堯是基督徒,但自從和星雲大師接觸後,發現佛教蘊含著許多做人處事的道理,教導大家如何看待人生的痛苦與困難,「所以2個宗教之間並沒有衝突,都是引領大家在困頓中如何跨越逆境。」他說。 沈祖堯擔任校長後,因為出席場合緣故,開始學寫書法,他認為寫書法是一種精神狀態,寫字時須集中精神,放下煩惱,也是鍛鍊心靈的方式。他也歡喜分享,星雲大師的一筆字是自成一格,一氣呵成,表現的是無拘無束、自由自在。他曾獲星雲大師題贈「無上士」三個字,當時星雲大師告訴他,佛有許多名字,「無上」是指沒有比這個更好的,「士」就是讀書人,而他也寫下唐代詩人王維的「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回贈大師,「人生即使困難重重,總還是找得到出路」,沈祖堯回想當時所寫下的那些字,他說:「這就是所謂『禪』的意味吧!」